第12辑【捷胜风情录】

发布时间:2020-04-12  编辑:swsdw  来源:总站  

第12辑【捷胜风情录】
作者:何秀荣


被称为“著匪”的蔡俊 

    蔡俊,乳名朔,号毓源,1910年生于捷胜一小商之家。

    1919年“五四”爱国运动爆发,捷胜也受到新文化运动的影响,李劳工、林务农等一批先进青年组织了“励学会”,在励学思想的影响下,青少年们追求科学、民主、自由的思想十分活跃。

    少年时期的蔡俊就是在这个时期进入了捷胜文亭小学就读。当时,在文亭小学执教的林春芳、吴棣伍等老师,都主张民主办学,提倡新学说,经常以革命思想灌输学生,使学校的自由民主思想非常浓厚。因此,蔡俊一进学校,便受到爱国民主思想的良好教育;同时,由于他勤奋好学,天资聪颖,思维敏捷,故于1923年,以优异的成绩毕业。此时,他父亲经营的小生意,由于苛捐杂税盘剥繁重,而濒临破产,家庭生活每况日下,已无法支持他继续升学,于是,他毅然与胞兄毓坊参加农会。

    1923年,海陆丰农民运动在彭湃的发动和领导下,其势如暴风骤雨般迅猛发展。同年7月至8月间,强台风和海潮袭击海陆丰,农作物失收。为减轻人民群众的负担,海丰县农会召开代表会议,作出“至多三成交租”的决议。但县长王作新为维护地主豪绅利益,便诬蔑农会造反,出具布告解散农会,并用武力封闭县农会会址,逮捕副会长杨其珊等25人,史称“七•五”农潮。事件发生后,农会转入地下活动,各地组织“十人团”,在农村领导“同盟非耕”等斗争。蔡俊及胞兄毓坊在捷胜农会“十人团”的领导下,积极投入斗争。

    1925年春,第一次东征胜利后,为培养农运干部,彭湃在海丰龙山准提阁举办“农运讲习所”,蔡俊经李劳工和捷胜农会的推荐,考取了这所既学政治又学军事的新型学校,与杨望等四十多位学员一起接受严格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。“农运讲习所”还实行理论联系实际的教育方法,蔡俊和学员们一起,跟随彭湃到赤山等地农村,参加劳动,访贫问苦。

    5月4日,彭湃、吴振民率领的海丰农讲所、农军训练所学员组成的宣传队,前往陆丰开展宣传工作,有力地支援了陆丰人民赶走右派县长徐健行的斗争。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,从根本上奠定了蔡俊参加革命的思想基础。在此期间,蔡俊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;并于7月结业于海丰农讲所,被分配到梅陇区农会做宣传发动工作,他利用农村演“神生”戏或集市等机会,向农民宣传组织农会的道理,使梅陇的农会发展很快。

    9月,陈炯明部乘东征军回师广州之际,重犯海陆丰。海丰农军受命撤往广州,蔡俊随农军到达广州。

    10月,配合东征军第二次光复海陆丰。蔡俊被分配到共青团海陆丰地委工作。

    12月,中共海陆丰地委为加强陆丰县的基层骨干,蔡俊又被分配到共青团陆丰县特别支部工作。其时,陆丰团组织正极需迅速恢复和发展,蔡俊到达陆丰后,便积极协助团特支书记张威开展工作。陆丰团特支分设三个工作组,蔡俊被选为第三组组长,具体负责甲子区的农会和共青团工作。由于他工作积极,深入农民、渔民做细致的宣传发动工作,使甲子区农会很快恢复和发展。

    次年2月,蔡俊被调回陆丰县农会工作,协助张威举办“讲习班”,培训农会干部;同时,还带领宣传队经常下乡,其足迹遍布金厢、湖东、碣石等地;他又经常到农村开会、演剧、写标语,还深入农家做思想发动工作,使上述地区的农会得到快速地恢复和发展。

    1927年“四•一二”蒋介石叛变革命,中共海陆丰地委为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,领导海陆丰人民举行武装起义夺取政权。在此期间,蔡俊始终坚守工作岗位,积极协助陆丰党组织进行武装起义斗争的各项工作。

    9月间,蔡俊被任命为共青团陆丰县特别支部书记。

    11月,则被任命为团县委组织部长,后任团县委书记。

    1928年3月,国民党反动派分兵四路进犯海陆丰,海陆丰苏维埃政权撤出县城,转战西北山区。白色恐怖笼罩海陆丰,蔡俊家族为革命牺牲12人,房屋被烧。但蔡俊却不因此而悲伤消极,相反地更增强他对反动派的仇恨,更坚定了他继续战斗的革命意志。

    5月,海陆惠紫暴委主席杨望到陆丰召开区委联席会议,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,成立中共陆丰县临时县委,林铁史为书记,蔡俊为县委委员。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,蔡俊与陆丰县委同志一道同陆丰人民共生死,组织工农武装配合红军进行艰苦的反围剿斗争,誓死保卫苏维埃政权。

    1930年冬,海陆惠紫特委合并为东江特委,蔡俊被任命为团东江特委书记,与中共东江特委同志一道转战于东江革命根据地。

    1931年1月,设在香港的中共南方局和省委机关,因内部交通员被捕叛变而遭受破坏。为了重建党团组织。中共两广省委调蔡俊到香港工作,任共青团香港市委书记。香港当局和国民党特务相勾结,叛徒暗探四出活动,白色恐怖笼罩着香港。蔡俊为完成党交付的任务,选派地下党员王碧(即王淑芳)到女工集中的香港冯强鞋厂做工,在工人中以结拜姐妹为名,做团结工作,通过争取合法权益教育工人,开展斗争。同时,为便于党团组织的秘密接头联系,蔡俊还在香港鹅颈区设立省委联络站,调回王碧到该站负责。香港敌我斗争尖锐,环境恶劣,蔡俊很注意斗争策略,常扮几种不同的身份,有时扮工人,有时扮商人,有时扮华侨,这样来瞒过敌人的耳目。蔡俊由于注意斗争策略和注意发挥地下党团的骨干作用,因此,他在港任团市委书记期间,较好地完成省委交付的任务,使团组织很快地得到恢复和发展。

    1931年秋,蔡俊被省委调回共青团东江特委工作。出发前,蔡俊扮成华侨商人,爱人王碧扮成新娘子,夫妇从香港乘船至汕头,然后徒步大南山。这时期的大南山,正是中共东江特委在省委催促下,执行王明“左”倾冒险主义路线,大张旗鼓地开展所谓反“AB团”斗争的紧张时刻。很多久经锻炼的共产党人和革命战士,均被诬告为“AB团”分子而遭错杀,“肃反”运动搞得人心惶惶,人人自危,风声鹤唳。蔡俊到了大南山后,目睹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,大为震惊。他认为所谓反“AB团”斗争,实际上是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在组织路线上的反映。他反对对待革命同志采取“残酷斗争”、“无情打击”、实行“迫、供、讯”的做法,他在自己的意见不被接纳,混乱之中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并且无法开展正常工作的情况下,偕同夫人王碧一起离开大南山,回到香港向省委复命。

    后来省委根据团东江特委的片面报告,把蔡俊划为“AB团”分子,并诬为“叛徒”,行文通告。时蔡俊夫妇住在深水埗邱尔珍家里,对于省委对他不公正的处分并不予计较,仍然坚持做好党的地下联系工作。

   1932年秋,蔡俊被党内叛徒廖卓凡告密,在香港土瓜湾被捕,受押在“大港义馆贤狱”。

    其时,王碧已怀孕,获悉丈夫被捕入狱,乃前往探狱。狱里黑暗森严,蔡俊已受尽酷刑折磨,形容消瘦,但其意志仍很坚强,神态自若。他对着将要诀别的妻子说:“你要坚强,要保护住肚里的小生命,留下革命种子,革命总有一天会成功的”。王碧心痛,流泪不止。蔡俊被英当局押上船,引渡上海。不久,报上登了一则消息:“著匪蔡俊由吴淞炮台转广州”。

    1932年11月2日(农历十月初五),蔡俊在羊城英勇就义,时年二十二岁。